蟒蛇蛮宁

我是沈凡…
连载的请看合集…
本命薛之谦…
我有佛的脾气…
我佛系的学画画…
且佛系的更新…
喜欢请赞一下…不喜欢别喷…
谢谢…

#杀人犯X犯罪导师X刑警警官
#双枪
#ooc

        这是这起案件的第三桩案子了,一共死了三位女性。吕布看着桌上的卷宗很头疼。
        直到现在,他们都毫无头绪,这是个有反侦查力的罪犯.他的杀人现场很完美,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。吕布最讨厌这种杀人犯.智商高就多做贡献啊.....跑出来杀人干嘛.
        “阿布”专案组的门被一个男人打开了.他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.实际上他已经三十了.
        “你可算来了”吕布叫苦不迭
        “这次,又是什么调皮蛋”男人坐在椅子上,双臂环着,问道.
        “这位是赵云.你们都知道吧”吕布看着小刑警们点头如捣蒜.看着赵云露出慈父般的微笑
        “快说”赵云边说边踢了一下吕布
        “嗷,我说我说”吕布吃痛的摸摸腿,随后将白板拉过来,拿出笔指了指上面的照片道,“我们给了他一个代号,叫吸血鬼,他专挑女性下手,且手法极为残忍”
        吕布说着,指了指第二张照片道,“王XX      女性      27岁      你看她的脖子,有两个孔,浑身上下的血都被吸干了,所以我们怀疑,罪犯是在模仿吸血鬼,但有个地方很奇怪,发就是被害人身上多出粉碎性骨折,身上有很多钝器所致的伤口,现场没有一滴血,我们怀疑他转移了位置”
        赵云听完后思考片刻,答到,“粉碎性骨折绝不是高空抛下所致,被害人身上很完好,没有一处折损,我认为是多次击打所造成的.而钝器的伤口,那就说明是用钝器反复击打”
        吕布听了后点点头,接着说,“蔡XX      女性     16岁    他的脖子上也有两个孔,身上的血也是被吸干了,但这次被害人没有骨折,但身上有很多细微的伤口,怎么讲呢,挺恶心的,就是那种针扎的样子,密密麻麻满身都是,现场依旧没有血”
         赵云皱皱眉,“这个人,性格可能不太合群,但对女性可能有特殊的魅力,不过他幼年可能被女性做过什么事,所以对女性的印象恨之入骨,而他这暴力残忍的作案手法也和他的性格有关,他周围的环境对他来说非常不好,而且对女性的这种痛恨,可是得从小养成啊”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初步画像,家庭状况不好,生活的环境比较混乱,哦对了,这个人可能是在模仿蝙蝠,蝙蝠是夜行生物,且动作狠而快,而这些伤口则是他痛恨女性的表现”赵云分析着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不是模仿吸血鬼”吕布问
        “太高贵了.他很自卑”赵云笑了笑
        “蝙蝠是群居动物吧”吕布道
        “对,所以他家附近有一个蝙蝠养殖场”赵云道
        “别急,还有一桩”吕布耸肩,接着说,“孙XX    女性   23岁     脖子上有两个孔,血被吸光了,这次是四肢折断,现场依旧没有血,对了,三次,杀人凶器都被带走了,没有血,甚至指纹”
        “满满的破绽”赵云笑了笑,“尸体解剖了么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冷藏着”吕布答,“我带你去”

        赵云戴着手套的手拿起被害人的一只手腕,因冷藏而暴露的伤口不在少数
        赵云倒吸了一口凉气,转过头面色凝重,对吕布道,“想知道他们是这么死的吗”
        吕布点点头,赵云道,“罪犯骗了这些被害人,让她们自愿被绳子捆住,然后,罪犯开始行动了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能是他,也可能是蝙蝠,把被害人的血活活吸干了”赵云眨了眨有些疼的双眼,接着说,“然后,罪犯拿凶器,不,不能说是凶器,将被害人弄成我们看到的这样”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”吕布沉默了
        “被害人身上没有约束伤,所以要么是跟他关系很好,要么就是自愿.....”“女朋友”二人同时开口
        “罪犯长得很英俊,体格一般,身高170以上,家庭状况不好,交际很差,圈子也不怎么样,喜欢夜晚出门,穿黑衣服,附近有蝙蝠养殖场,女朋友很多”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喜欢穿黑衣服”吕布问
        “配得上自己”赵云笑着回答
        “哦对了,有件事忘了告诉你”吕布挠了挠脑袋,“我们在被害人身上发现一根头发,红色,初步鉴定是男人的头发,我们怀疑是罪犯的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用怀疑了,就是他了”赵云道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?”吕布问
        “因为我认识他,他叫韩信,曾经杀死自己的继母父亲和妹妹,受继母长期的虐待而终于爆发,没想到,他又开始了”赵云垂了垂眼角
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呵”黑暗中,一对赤红的双眸尤为明显,当然,还有蝙蝠飞过划破空气的声音
        “还不知道是我么...我都破例用了一盒图钉了”韩信用手抹掉嘴角的血,看着墙上和赵云十分相似的男人,满意的笑了,吹着小调,换换离开了
        蝙蝠飞过


        “子龙!”吕布冲进赵云的家中,大声呼喊着
        “干嘛”赵云伸了个懒腰
        “你看”吕布一脸冷峻的掏出手机,给赵云看他前十分钟照的照片
        赵云将头伸过去看了看,神色严峻起来
        照片上,一个个赵云长得极像的男人,被十二根钢钉,钉在墙上了.双眼,双肩,双臂,双手,双腿,还有双脚
        “不要犹豫了,立刻实施抓捕行动”赵云命令着,他的双眸上,爬上了一层阴翳
        “好”吕布毫不犹豫的答应了

        “你确定是这里吗”吕布问
        赵云摇了摇手中的发丝,递给脚边的警犬闻了闻,道,“错不了,他身上的味道,这辈子都掉不了”
        语毕,赵云便走到屋子旁的另一间屋子,向吕布招了招手,“你信不信,这里面全是蝙蝠”
        “信”吕布点点头
        “埋伏吧,一会他就来了”赵云走到一旁蹲了下来,吕布紧随其后

        五小时后
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说很快吗”吕布歪着头问
        “你看”赵云朝前边抬了抬下巴,吕布顺着方向望去,看到一头火红的头发,不由搓了搓手
        “准备”赵云低声道,“3.2.1抓捕开始”
        吕布听闻打了个手势,立马掏出枪冲了上去,将韩信按在地上,将他的双臂扭到身后,带上手铐
        “真轻松,小心哦”韩信咧嘴笑了笑
        “轰!”
        “炸弹!”无数人的惨叫声传入赵云和吕布的耳朵,赵云第一时间就抱头蹲下,而吕布则翻身护住赵云,但还是被热浪推出去几米远
        赵云被炸伤后,第一时间就昏迷了,而吕布因为体格很强,稍微还有些模糊的意识,他看到蝙蝠,从眼前飞过,随即,他昏了过去

        “嘶.....”吕布醒了后,只觉得浑身疼痛,他一抬头,看到自己的叫上打着石膏,于是他看了看四周,原来是医院,他的邻床,是昏迷的赵云
        “警官”一位警员喊了一声
        “发生什么了”吕布问
        “当时爆炸的声音很大,惊动了在外面的警察,于是一部分人押着犯人回了警局,我和一些人带您和赵警官来了医院”警员道
        “他怎么样”吕布低声问
        “手臂骨折,其他都好”警员道
        “那就好”吕布点点头,我最好的朋友,你没事就好
        “犯人呢,审讯了吗”吕布又问
        “还没有,等着您们呢”警员道
        “让赵云在这里吧,我跟你们去”吕布作势就要起来
        “别别别,您伤的最严重”警员连忙按住吕布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...”赵云用没受伤的手揉了揉眼睛
        “犯人在局里,等我们审讯”吕布道
        “你伤好了再去吧”赵云对吕布说,后者则点点头

        五天后
        “求你了,放我出去吧,我已经快好了”吕布哀求着护士,这几天他在医院已经快疯了
        “行行行,一会就办出院手续”赵云坐在凳子上笑着说

        回到警局后,赵云和吕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审讯韩信
        “好久不见”韩信笑了笑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,为了引起我的注意”赵云漫不经心的说,韩信的心脏却骤然一停,赵云却抓住了这个机会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,杀了这些女孩们想报复我?让我重视你?把你放在第一位?”赵云的身子向前探了探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”韩信沉默了一会,随即抬起头,眼角有些泪痕,“是,那又怎么样”
        赵云一怔,然后对吕布说,要他和其他人都出去,有些事要单独讲,吕布便和其他人一起出去了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....”韩信又低下头,在看到赵云的那一瞬间,他的心理防线便全部击溃,“就是想让你注意我,发现我,找到我,蹂躏我”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”赵云沉默,“为什么要杀了那些女孩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的蝙蝠需要血液”韩信的态度立马就变了,“我讨厌女性,一举两得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她们没对你做什么”赵云道
        “那又怎样,我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”韩信满不在乎
        “你之前,那么乖巧”赵云笑了笑,“那么可爱,我还挺喜欢你的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想到你变成这样了,我喜欢的那个小韩信,不见了”赵云低着头,眼里有意思失望划过
        “别说了....求你...”韩信捂着脸,指缝有眼泪滴落,“我.....我喜”
        “别说了,剩余的,你我知道就好”赵云起身离开,留下韩信一个人发怔,他喃喃,“为什么....我..我喜欢上了你.....”
        “死刑,对吗”赵云低头问,吕布点点头,拍了拍赵云的肩膀,以此安慰
        我的小韩信,没有了....

        韩信在临死的最后一秒,心里想的,依旧是赵云的笑颜,那么好看,我不敢触碰,怕玷污你了,还有,我喜....
        “砰”枪声响起,一切结束了
#END#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