蟒蛇蛮宁

我是沈凡…
连载的请看合集…
本命薛之谦…
我有佛的脾气…
我佛系的学画画…
且佛系的更新…
喜欢请赞一下…不喜欢别喷…
谢谢…

#Dylmas#小甜饼

#Dylan第一视角# 


这是我来中国的第三年

我来中国,其实是为了生活下去,什么,你问我为什么这么说?哦,好吧,我告诉你 


你可能不相信,但这是事实——我的左眼,可以看到一些“特别”的东西

噢!又有人站在我前面了,这种情况,我只能摇头,毕竟我还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挡不挡得住我的路 


好吧,他的颜色有些淡,看来挡不住了,所以我可以径直走过去 这些“颜色有些淡”的“人”


我并不清楚这些东西是什么,中国人似乎称他们为鬼魂还是灵魂,至少在欧洲他们似乎不太信这套,基督教的人们信奉神灵,当然,不管在欧洲还是亚洲,都没有几人清楚的知道这些“颜色有些淡”的“人”究竟是什么 


其实我并不是很讨厌我的左眼,虽然偶尔会看到一些飘在天上“颜色有些淡”的“人”会吓我一跳,但我的左眼至少是现在我唯一的财路,也不是所有那东西都很可怕 



平常的一天,有一个人找上了,我通常称这些人为雇主,我的雇主让我帮他看看他的家中有没有“颜色比较淡”的“人”,他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很厌恶那些东西,因为他觉得这些东西会让他风水不好,我并不好多发言,毕竟我只是他雇来干事的伙计 我的雇主家里非常大,但我还是在进门时就一眼望到“他” 



“他”是一个欧洲“人”,至少他的长相让我这么认为,“他”拿着一本书,坐在雇主的红木椅上,穿着中国的唐装,很优雅,他可能注意到我在看他,因为他放下了书,并望着我笑,他笑的时候,那头金发就看起来格外耀眼,尽管他坐在偏阴暗的地方,我文采并不太好,只能说,这样也挡不住他的璀璨,他笑的样子很迷人,竟让我有些奇怪的感觉,这种感觉一直在我的胸腔中疯狂蹿动,一种情绪肆意生长着,充满了我的心脏,我身体的各个地方,我吞了一口口水,怎么样都无法平复自己的内部,总而言之,我并不认为这么美好的东西,会使人风水不好 


于是我告诉雇主,我并没有看到任何“颜色有些淡”的“人”,我没有做好我的本职工作,所以我也没有拿那笔钱,如果我收了,可能会良心过不去,可能 我与雇主道别,准备离开 


而在我离开之际,我听到一声微弱的“等等”,我以为是雇主在叫我,于是我回头了 我看到“他”站在我面前,那一瞬间,我们彼此贴的很近,鼻尖对笔尖,我差点吻上去


“他”又笑了,笑我刚刚有些失态的模样,“他”对我说 

“我叫Thomas” 

我点点头,“原来你叫Thomas” 

声音还是很微弱,尽管当时他的嘴唇正贴着我的耳朵 他认真的看着我,等待着我的回复 

于是我说 “我叫Dylan” 

他笑着念了一声“Dylan” 


Thomas告诉我,他看到我的第一眼,就认定我了,他下定决心要永远跟随我 


我问Thomas,我可以触碰你吗 


于是我看他抬起手触碰我的脸,很真实的触感,简直就像人,我感到讶异,他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奇怪,他笑着告诉我,他的存在已经超过千年,所以他可以触碰任何他想触碰的东西,包括人和动物 


于是我们唇齿厮磨 


那天明明是阴天,我却在他的眼里看到了太阳 


他甚至还告诉我,它可以给我任何,只要我想要的东西 


但我没有说什么 

只是告诉他 

我要你就够了 

#END#


 一个月后,我得知那位雇主破产了,听说雇主的父亲因为一个月前雇主请我看有没有“颜色有些淡”的“人”那件事把雇主臭骂一顿,说都怪他请我来把尊敬的东西吓跑了,但显然,尊敬的东西就是Thomas,但我想纠正一点,Thomas不是被我吓跑的,而是自愿跟我走的,看来,Thomas是被雇主父亲请去镇住邪煞的,可雇主却把Thomas“请”走了,真是有些荒唐

评论

热度(24)